古诗词网
爱国诗歌 诗词大全» 古诗词网» 发布人:古诗词网(馨月老师) 发布时间 2023-11-21 6:14:13

本文讲解徐翰逢《清江裂石》爱国诗词鉴赏相关的内容,具体如下:

作者:徐翰逢

西湖

淼淼重湖背郭斜,永日坐蒹葭。四面山青不断,楼阁外,乱水明霞。有画船锦缆载词客,金翘杂珮,强半挟吴娃。水穷处,长林古寺,夏木绿阴遮。 回首望空明,白鸥隐隐飞来,带一片轻沙。把酒问西湖,今来古往,都不管兴亡,旧恨年华。且与君,棹扁舟,听取哀弦急筑,散发弄荷花。

屠隆

这是一首带有一定感怆意味的西湖游览长调词。共一〇四字,作者屠隆,是晚明时代文学家。兼擅诗文词曲,他是万历年间享有政声的地方官吏之一,受到人民拥爱。屠氏少有异才,下笔数千言立就。喜好结交宾客,昆曲创始人之一的昆山人梁辰鱼等,都跟他有所往来。本词是他供职京都礼部时,受险人构陷,罢官归里后之作。屠氏为人任诞,诗文也纵情奔放,不喜捡束。本篇放浪江湖,衷怀块垒。措语明快豪爽,多直赋其事,很少比兴借代。西湖,是我国自古以来驰名中外的自然风景区。它的四季清佳风光物色,已经被前人寻诵殆尽,后来者是不易着笔的。本篇含茹风骚,出入辛陆,风格朗丽,词采清疏,是一篇难得的、令人有“耳目余芳鲜”(苏轼)之感的慢词佳制。

从乐府歌辞的结构层次来看,本篇可分望湖、游湖、问湖三解。从意象组织上看,它山徽水概互映生辉,得人就愈益光显。西湖历来是同文人墨客保有密切联系的地方,它们都具有素质调谐的审美特征。望湖一解的开端:“淼淼重湖背郭斜,永日坐蒹葭”二句,就鲜明地绘出西湖代表性景物山和水的突出特点,与其他因依联带景物之间浑然一体的审美兴趣。画面上突现了这里是一所宏波澹荡、里外后三湖连结的秀丽的平湖。“淼淼”,是对西湖水势盛多水波漾动景象的综合形容。“背郭斜”,是指西湖背靠着东边吴山脚下的杭州的城墙。“斜”,指湖水横陈的态势。“永日”句,既写周遭的草木风光,也摹流连的处士神色,暗里渲染一位深有怀思、长朝坐对夹岸芦苇萧萧的隐者形象,使本词平添许多蕴蓄。起韵两句,即描出西湖胜景的轮廓;给全词的开展作了张本。《诗·秦风·蒹葭》: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。”这是本词隐逸声吻演化上的依据。三四五句,“四面山青不断,楼阁外,乱水明霞。”是前文本事的扩充和拓展。是从山水建筑及其相互关联上着眼,把西湖的审美境界作了相应的提高。可与南宋人林升“山外青山楼外楼”诗句合参。揭示了西湖四水环围、台榭罗列、楼阁参差及其相互依附照映的群体美感。“山青”与“青山”不同。它重在表现峰峦色态;后者则重在表现峰峦本身。此句也恰是“一泓水碧无边”西湖特色的陪衬。“乱水”,指形势充盈出溢不规则的水面,令人眼花缭乱的水区。“明霞”,是个具有绮辉闪灿审美感受的词汇,它对于从光彩的角度绘写西湖,是极富力度的。有助于渲染西湖远近一体光、色、势、位相乘的浑沦的美。

下面第六七八句:“有画船锦缆词客,金翅杂珮,强半挟吴娃。”递进一层,写游湖一解。开始正面描写人物。那供人乘坐游览的画船,那维系画船的锦缆,那船上吟诗唱词的骚人,那船上带着金翘()杂佩、给人提供歌舞欢娱的、江浙一带的少女。他们和前面的自然山水一样,都在起着充实题面铨释题心的作用。“画船”、“锦缆”、“词客”、“金翘杂珮”的“吴娃”,他(她)们都不是超时间的单一画面存在。它们不只反映着此际游兴的昂扬,也在昭示当时游客的奢侈。“强半挟吴娃”一句,说明多数人挟妓纵酒的淫靡风习。“挟”字很有份量,它既描摹了豪强游客倚财仗势、欺凌妇女的儇薄嘴脸,也透示了明代社会贫贱女子的悲苦身世。“词客”,似非包含作者。因为下面词中另有“且与君,棹扁舟”字样内容,和乘画船操锦缆,招呼戴金佩玉歌女的“词客”迥然有别。末三句,意境又推进一步。“水穷处”,是说游览已到了西湖的边缘僻远地带。王维诗: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。“长林古寺”两句,意象及审美倾向与前显有不同。说明这里西湖的审美内容,已经溢出前此的青山绿水、美人秀士范围。已经是延伸到为“夏木绿阴”遮掩的森林和其间的古老寺院。使人的意识之流,不禁从风景的西湖移到宗教的西湖,从热闹的湖中转到冷静的湖外。这里也显然存在着两种不同的世俗人生观照。苏轼《怀西湖,寄晁美叔同年》诗说:“三百六十寺,幽寻遂穷年。”时代虽远有距离,西湖胜地当日的宗教声威,似乎是仍然可以想见。

上片词到此,已经是把放观纵览中的西湖景致,写得够酣畅淋漓的了。下片词内容,峰回路转,移步换形,笔锥随着曲折,逐渐从实处挪到虚所。层次也从游湖转向问湖。作者开始倾诉自己长期积淀内心的、对于西湖许多历史的现实的怀疑和感慨。以情结景,以远概近,使词旨获得进一步升华,词境也从优美增加一重比较崇高的悲剧美感。过片三句,空灵蕴藉,写实亦以状虚。以前的写景,基本上都是属于前瞻状态;以下的写景抒情,多是属于后顾性质。随着视角方位的变化,带来了与之偕至的中心转折。“回首望空明”,表游兴虽尚未阑,游程似乎已尽的时空流变感觉。“空明”二字,是对西湖水面宽阔水质清莹、澄澈如无物状态的精警概括,是一种遗貌摄神的高层次抒写。“白鸥隐隐飞来,带一片轻沙。”白鸥,向来是被看做与潇洒、飘泊等概念同义的水鸟称呼。与上片的“蒹葭”,同为表征隐逸的意象。杜甫《奉赠韦左丞丈二十二韵》结句“白鸥没浩荡,万里谁能驯。”正是有名的先例。“隐隐”一词,状写鸥鸟飞来时自远而近从微到显的渐进过程。“带一片轻沙”也正是西湖水清沙软,鸥鸟乐于来集的写照。白鸥,是本词唯一出现的逐水翔禽,这里是以动表静,动中寓静,使静者愈见其静。一只鸥鸟的翱翔,足可烘现西湖整体的恬静,岂非有一叶知秋之妙。

“把酒”以下四句,正式转入最后问湖一解。“把酒问西湖,今来古往,都不管兴亡,旧恨年华。”西子湖虽美,却也不免令人有憾怨之处。这就是:她只管自己岁岁年年的山青水绿;全不顾及人世的兴亡成败,和那给人间留下永远烦恼,自己却一去不复返的韶华。这句词的涵量是丰富的。这胜地杭州,远的且不说,从打五代十国以来,这里的兴衰变化是层出迭起的。南唐南宋是其显例。不管你是甚样社会,那种个人如何具有贤愚、明暗、得失、荣辱的实质区分;都逃不脱当方历史逻辑的演变规律。杭州,长时期曾是哲人嘉客成阵,高士淑女如云的欢乐所在。他们都是从这里生在这里灭,无论是武功彪炳,抑或是文采风流,都一无例外。这岂不是人世间最大的不平与忿恨。可是你西湖对此从来不曾干预过问!这样探求屠氏本词主旨,不是宣扬他纯然是一个是非观念消泯的宿命论者。作者的诗词情绪色彩反射,也并非主客体那么完全契合慰贴,那么愉悦和宁静。即如本词,屠氏仍是保有自己独特的愤世疾俗的价值臧否观念的。作者原是明代一位抱负宏伟,才华出众,也深为关心国计民生的知识分子。因为赋性率直,一旦受人挟嫌陷害,就被朝廷罢官,永不复用。他不是“三年穷知府,十万雪花银”那样的贪官污吏。归田后是固守清贫,卖文自给。虽然秉性旷达,也不是没有时代个人的忧烦抑郁。“且与君,棹扁舟,听取哀弦急筑,散发弄荷花。”这全词的煞尾四句,以萧闲托愤激,正是屠隆晚年真实情愫的反映。意思是:既然史迹的兴亡,人事的穷通少老,你西湖从来都不曾责问;那么,暂且携友二三,啸傲烟霞,寄情弦管,搞些及时享乐勾当,也算是一种聊以自遣的怡情娱性作法吧!这四句词实质是开头两句词的遥承与延展。“棹扁(piān)舟”,驾小船,“听取音韵凄伤的丝竹”和“节奏急促的弦索”,这和屠氏晚景生活栖惶心境凄苦状态,是切合的。筑,是一种已失传的古代弦乐器,似琴。《史记》:“高渐离击筑,荆轲和而歌于市。”“散发”一句,表现作者心态尤为明显。古人的素常礼法是束法椎髻。散张头发是一种极为疏放乃至违反礼教规范的行为。李白《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》有句:“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。”屠李二人散发虽一,弄则有异。李白是幻想弄扁舟以浮海,似更为浪漫;屠隆是眼下弄荷花以泛湖,则比较现实。屠氏如此创意安排词语,除了依据表意切题等内容上的要求之外,还在求得避复叶韵的便利。“荷花”,是一种西湖盛产的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香远益清,亭亭净直”的君子类型高尚花卉。这和屠氏生平的被诬终身而不改初节,父老敛田坚拒不纳等操守相比照,品行又何其相似。

本词从开头到收尾,一直是处处扣紧主题,不枝不蔓。至此,思想、艺术和美学层次,已经获得高度发展,读者读过本词,也会获得丰硕的艺术享受。本词的主要表现技法是:一贯注意对意象的饱满描写。因为它作到了这一点,就使我们看到了多重审美感受的错综构成。从而达到了有如王国维《人间词话》说的“词以境界为最上,有境界则自成高格,自有名句”的境地。

更多有关“徐翰逢《清江裂石》爱国诗词鉴赏”的文章请阅读 » 《爱国诗歌
猜你喜欢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