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词网
诗词研究 诗词学塾» 古诗词网» 发布人:古诗词网(馨月老师) 发布时间 2024-2-20 16:20:09

本文讲解集句诗的主要保存形式相关的内容,具体如下:

集句诗的主要保存形式

从前面两章的探讨可以看出,历代的集句诗作品主要有三种保存方式:或者保存在总集里,或者保存在别集里,或者以专集的形式流传。先分别加以探讨。

1.历代总集中的集句诗。总集中收录集句诗,最早见于南宋。如曾慥《乐府雅词》里录有吴致尧的《调笑集句》一组。《调笑集句》共有《巫山》《桃源》《洛浦》《明妃》《班女》《文君》《吴娘》《琵琶》等8个题目,每题下有集句诗1首、集句词1首,再加上序言、结尾“放队”各有集句诗1首,共有集句诗10首、集句词8首。如其中《巫山》一诗云:

巫山高高十二峰,云想衣裳花想容。欲往从之不惮远,丹峰碧障深重重。楼阁玲珑五云起,美人娟娟隔秋水。江边一望楚天长,满怀明月人千里。

《调笑集句》虽然是在词的总集中保存的,但仅此一书就有10首集句诗之多,还是非常值得注意的。而陈起的《江湖小集》完整保存了李龏《梅花衲》一卷、释绍嵩《江浙纪行集句诗》七卷,更是突出的例子。

当然,保存集句诗作品典型的是那些以朝代划分的诗歌总集。在这方面具有开拓意义的是金代元好问的《中州集》,该集是金代的诗歌总集,卷三录有党怀英的《孤雁集句》和《黄菊集句》,卷五录有李遹《集句题广宁胜览亭》,卷七录有吕中孚《集句》、杨庭秀《李简之莲池集句》。这里所收的集句诗数量虽然不多,但对后世同类作品的出现影响很大。

明初宋绪所编《元诗提要》,其中卷八专门划出“集句体”一类,并加以界定云:

集句者,集古人之句以成篇也。前古未有,宋王介甫始盛行之,石曼卿以文为戏,近代见之尤多。虽未足以益后学,庶几有以见诗家组织之工也。

该卷一共收录了卢摰《集句饯张知事子中》,黄溍《集渊明句题中甫员外稼亭》《集渊明句题胡主簿嘉树轩》《永嘉王君自制挽歌辞,盖能安死生而未忘情死生者也。集渊明句以释之》,释至仁《集杜句述怀寄见心》,韩性《集杜句题五马图》,陈孚《入安南绝不作诗清明感事集句》(10首)等,总计5人16首。

清初钱谦益的《列朝诗集》对明代集句诗的收录也值得重视。该书《闰集》第五收录孙蕡《朝云集句诗七言律诗》10首、《集句七言绝句》15首、李桢[祯]《月下弹琴记集句诗》20首、陈言《放歌用郑少白韵》《过坤上人居》《折杨柳》《月夜江楼闻笛》《题张应鹤郊居》《出塞曲赠林参军》《携歌者访方氏不遇》《病中寓泰溪》《题天台图寄怀林介夫》《兵后高邮道中寄怀郑平山问丞》《感旧》《赋落叶送别》《艳曲(4首)》《观丽人走马》《上金山寺集元句》《送人入蜀》《吊岳坟用壁间韵》《春思》《送陈三亦入越用韦庄韵》《绝句》《芭蕉士女》《戏赠莲如美人》《舟行即景》,童琥《草窗梅花集句》6首,刘芳节4首,丘刘《悼长孺》4首、《追怀亡兄金吾延伯歌姬散尽有感集句》4首,一共6人89首。不仅如此,此处还给陈言、童琥、刘芳节、丘刘四人编写了诗人小传。

比较而言,收罗集句诗作品最丰富的总集是清代乾隆年间张豫章等人编撰的《御选宋金元明四朝诗》。该书《御选宋诗》卷七十八收录王安石《烝然来思集句》《金山寺集句》《春山集句》《送吴显道集句》《甘露歌集句》《离升州作集句》《怀元度集句》《即事集句三首》,孔武仲《集句寄孙元忠》,孔平仲《集杜诗句寄孙元忠》,王阮《沧洲阁集句》,戴昺《春日偕兄弟侍屏翁游晋原分得外字,因集句而成》,宋伯仁《别友人集唐人句》《水边闻雁偶集四灵句》《远访友人不遇留集句小绝》《客楼戏集唐人句》,李龏《谪仙吟集唐》《长安春集唐》《塞上北风行集唐》《吴娃歌集唐》《致酒行集唐》《采莲归集唐》《秋闺思集唐》《折杨柳集唐》《秋夜曲集唐》《老妇吟集唐》《怨诗二首集唐》《金陵春日集唐》《寒食日花燕集唐》《湖上赠新得意者集唐》《初夏偶赋集唐》《桐江客舍酬客集唐》《秋夜长集唐》《题邮亭集唐》《山居老将集唐》《送景道士还山集唐》3首,文天祥《集杜》中《自淮归浙东》《汀洲》《驻惠境》《南海》《至南安军》《吉州》《过临川》《北行》《怀旧》《望故乡》,赵善璙《怀梅水村集句》3首,共计9人54首。

《御选金诗》卷二十五收录高士谈《集东坡诗赠程大本》《晓起戏集东坡句二首》,党怀英《孤雁集句》《黄菊集句》,杨庭秀《李简之莲池集句》,赵秉文《延安滋戒师,余初主安塞保簿相识也。今戊子岁春被命作醮平凉,偶复得相会,以四十三年之旧,故集句以赠》,李遹《集句题广宁胜览亭》,吕中孚《集句》,李俊民《和窦君瑞集古》和《集古》中的《南游》、《自遣》、《雨后出郊》、《寒食》、《寒食席次》、《小桃》、《惜花》、《暮春》、《遣兴》、《下楼》、《招饮》、《春怨》、《约同归》、《送客之江陵》、《赠别二首》、《送客之荆南》、《秋怀》、《从军》、《闻角》、《有别》、《晚菊》、《春夜》、《无睡》、《谩书》、《有感》、《戏答》、《戏遣》、《偶见(3首)》、《听歌》、《寄怀》、《秋怨》、《过梅溪旧居》、《关中》、《送客之南宫》、《夜集》、《戏书》、《重九》、《十日遣兴》、《古城》、《送行》、《对花》、《宿横望》、《新居》、《柳》、《惜春》、《春望》、《寒食夜雨》、《早行》、《访隐者不遇》、《怀韩居士》、《古道人》、《仙庙》(2首)、《怨别》、《登楼》、《醉眠》,共计7人69首。

《御选元诗》卷八十一收录刘因《杂著集陶句》《集杜句赠王运同彦材》,陈孚《入安南以官事未了绝不作诗,清明日感事,因集句成十绝奉呈贡父尚书,并示世子及诸大夫》,于石《次韵子益秋怀集句》《春游集句》,黄溍《集渊明句题李中甫员外稼亭》《集渊明句题胡主簿嘉树轩》,吴师道《集句赠答潘季通》,陈泰《天岳图歌》,韩性《集杜句题五马图》,郭豫亨《梅花集句》(12首),金岷《植芳堂诗集陶一首》,马臻《集句和陈渭叟见寄诗韵》《集句遣怀》,张雨《集太白语酬僧浄月》《集王摩诘书语六言二首》,贾云华《别诗集唐》6首,郑氏允端《杜少陵春游曲集句》《春词集句》《秋词集句》,何理问《题宜春台集古》,无名氏《集古》,共计15人48首。

《御选明诗》卷一百二十收录孙蕡《朝云集句诗七言律诗十首》《集句七言绝句诗十首》,陈言《放歌用郑少白韵集唐》《过坤上人居集唐》《折杨柳集唐》《月夜江楼闻笛》《题张应鹤郊居集唐》《出塞曲赠林参军集唐》《携歌者访方氏不遇集唐》《病中寓秦溪集唐》《题天台图寄怀林介夫集唐》《赋落叶送别集唐》《艳曲集句(4首)》《观丽人走马集句》《上金山寺集元句》《送人入蜀》《春思集句》《送陈三亦入越用韦庄韵集句》《绝句集句》《芭蕉士女集句》《舟行即景集句》,解缙《句容县茅山观东白道官能文章,且长于诗,无以为寿,集杜子美诗二十句赠》,李昌祺《月下弹琴记集句诗二十首》录11首,童轩《宫词集唐句五首》录4首,《无题集唐句十首》录8首,丘浚《集唐句送魏孔渊御史谪判潼州》,李东阳《拟古将进酒集古》《送徐学士先生之南京集杜》《鸣治集杜句见答,因再集杜一首》《师召南楼,别后颇以不得诗为憾,别赠杜句一首》《柬敷五侍讲集句》《自鸣治外,屡有投赠而和章不至,试语明仲,即跃然而起,此非相负者,集唐句以启之》《明仲和章至,谓不宜独以险韵相困,因索再和一首》《周侍讲伯常闻予止诗,作长句见督开戒,因集唐句奉答之》《送罗禋仲绍兴教授集句》《和鼎仪漫兴见寄韵集句》《春日答舜咨集句》《亨父集句索药奉和一首》《清明后二日,与鸣治约访王仁辅于大德观,阻雨,寄鸣治集句》《送泾源赵判官致仕后归自京师集句》《师召邀同鸣治小饮集句奉谢》,程敏政《乙酉岁瀛东别业杂兴集古九首》《题李太史世贤梅花图集古三首》,陆深《舟中集杜句寄顾九和谕德二首》,李梦阳《望湖亭集古》《翠华岩集古》《香山集古》,戴冠《送湛少防入京集杜句》,费寀《集句谢知己过寺见访》《寺中集句述怀辞客见过》,童琥《梅花集句》4首,苏祐《集唐句送表侄吴生鹯自塞下还郡》8首,王世贞《怀李于鳞戏集李、杜各一首》,刘逴《集李句》,文翔凤《伊斋集句》,吕维祺《祷雨集诗》2首,刘芳节《闺情集句三十二首》录4首,至仁《集杜句述怀寄见心书记》,共计20人125首。

将《御选宋金元明四朝诗》所录的集句诗作品相加,共计有作者51人、作品296首。无论是就作者数量还是就作品数量而言,该书对集句诗的重视程度都是空前的。如果把这些作品单独汇集起来,可以说就是一部专门的历代集句诗总集了。

相对于此前的宋、金、元、明四朝,清代的集句诗创作更加繁荣,可惜至今没有出现大型的断代总集,至于其间的集句诗作品,更没有人进行过专门的选编工作了。

2.文人别集中的集句诗。西晋傅咸的《七经诗》被认为是最早的集句诗,由于其内容的严肃性,按理说是应该收录进别集中的,可是由于其文集三十卷已佚,已无从考证了。北宋由游戏发展起来的集句诗最初可能不在别集中,如石延年、胡归仁现存的几首游戏作品,同样由于文集失传,难以考证了。王安石的集句诗已经被收入文集了。《四库全书》所收《临川文集》一百卷中,集句诗占了两卷,数量之多,在北宋诗人中无出其右者。黄庭坚的集句诗也收入其文集,《山谷外集诗注》卷九《寿圣观道士黄至明开小隐轩,太守徐公为题曰快轩,庭坚集句咏之》,卷一四《铜官县望五松山(集句)》,《山谷诗外集补》卷二《戏赠张叔甫》《陈吉老县丞同知命弟游青原谒思禅师,予以簿领不得往,二公雨久不归,戏作百家衣一首二十韵招之》《同吉老饮清平戏作集句》,都是集句诗,一共有5首。孔平仲的集句诗也被辑入《清江三孔集》。该书共有集句诗58首,即《方逢原借示方干先生诗以集句诗赠之(5首)》《寄孙元忠(俱集杜句。31首)》《孙元忠寄示种竹诗,戏以二十篇答》《集〈文选〉句赠别》和《〈文选〉集句寄慎思、交代学士,慎思游岳,老夫守舍,叙述游旧,慎问交承与夫舍舟登陆之策,俱在此矣》。然而这些文集都是后人所编,收入集句诗未必是诗人的本意。

王安石、黄庭坚、孔平仲之外的北宋诗人,写作的集句诗数量很少。这类作品,有些没有被收入别集。如《后山诗话》载司马光的一首集句诗“年去年来来去忙,暂偷闲卧老僧床。惊回一觉游仙梦,又逐流莺过短墙”,即不见《传家集》。至于个别无名氏的集句诗,就更没有别集可以辑录了,如《后山诗话》所载的两首诗:“应是穷通自有时,人生七十古来稀。如今始觉为儒贵,不著荷衣便著绯。”“偎他门户傍他墙,年去年来来去忙。采得百花成蜜后,为他人作嫁衣裳。”但到了北宋后期,集句诗逐渐进入诗人的别集。如韦骧《钱塘韦先生文集》卷五《劝酒》题下小注云:“集句三首。”《永乐大典》卷一三四五○据刘安世《刘元城尽言稿》引《集句留别李子玉守素处士》(2首),可见此二首集句诗原本就是出自刘安世的别集。它如李复《答安阳叔两绝(集唐人句)》,晁补之《缀古诗语送无斁弟赴举》《缀古诗怀家》,刘跂《集句寄师川》《翻书见舍弟去年自寿归郓道中诗,怅然怀想,久不作诗,因集句为答,用渭城体,可歌也(6首)》《恩赦放还集句先寄乡中弟侄三首》,洪刍《戏用荆公体呈黄、张二君》,赵鼎臣《喜晴》《‘昔我往矣’,思君子也。高阳之从事过瀛之野,作〈河广诗〉而匿其名,使者唐侯独见而知之,故赋是诗》等等,也都分别见于诗人的别集。

迨至南宋和金、元时期,随着诗人写作态度的认真和集句诗艺术水平的提高,将集句诗收入别集已逐渐成为常态。这里略举数例。如南宋李纲《荔枝词集句》《胡笳十八拍》和《重阳日醉中戏集子美句遣兴》(2首),均收入《梁溪集》;黄公度《和宋永四兄集句》《戏集老杜句再和》《晚泊同安,林明府携酒相过,戏集杜陵句为〈醉歌行〉》等3首,均收入《知稼集》;杨万里《类试所戏集杜句跋杜诗呈监试谢昌国察院》《予因集杜句跋杜诗呈监试谢昌国察院,谢丈复集杜句见赠,予以百家衣报之》《胡季亨赠集句古风,效其体奉酬》《四月十八日,同履常、子上晚酌,戏集句作〈四月〉之诗五章,章四句(四月尝春酒及时鱼也)》等8首,均收入《诚斋集》;喻良能《村居夜坐,读王右丞〈山中与裴迪书〉,爱其清婉有魏晋风味,因集其语作诗一首,亦老坡〈哨遍〉之意也》《题亦号亭集句》和《读韩诗有感用介甫体》等3首,均收入《香山集》;宋伯仁《月夕得友,偶集〈文选〉古诗句赋感怀一首》《别友人(集唐人句)》《水边闻雁(集四灵句)》《远访友人不值(留集句一绝)》《客楼戏集唐人句》等5首,均出自《雪岩吟草》;于石《次韵郑德彝拟古集句》《次韵子益秋怀集句》《春游集句》《次韵杜若川春日杂兴集句(2首)》等5首,均收入《紫岩诗集》。又如金代元好问《杂著五首》(集陶句)收入《元遗山集》,元代程文海《乔达之学士真赞(集诗句)》和《乔达之内子真赞(集诗句)》收入《雪楼集》,马臻《集句题山村图二首》《集句题张玉田画水仙》《集句和陈渭叟见寄诗韵五首》《集句遣怀三首》等11首收入《霞外诗集》,也都是这方面的例子。

特别值得指出的是,在这一阶段,集句诗与一般诗歌的关系更加密切,最突出的表现是一组诗中有的是集句诗,有的则不是。如南宋程俱有《壬子七月十六日夜月蚀五首》,但只有其五是集句诗,其自注云:“此绝集古诗。”又如元代耶律铸有《明妃二首》,其一诗后注云:“右百家衣。”

与此前的情况不同,明代诗人的别集中常常专门列出“集句”的类别。如杨士奇《东里诗集》卷三有“集句”一类,收录了《送尤安礼(集诗,5首)》《卧病答黎信十首(集杜)》和《感遇答夏四秀才三首(集李)》。童轩《清风亭稿》卷七附“集句”一类,收录了《宫词集唐句五首》《无题集唐句十首》《谪官后咏怀一首(集唐句)》《予按石屏州学,偶染瘴疠,遂舆至临安公馆,药之稍愈,因集唐人之句聊以自遣云》。丘浚《重编琼台稿稿》卷五“集句”类收录了《集唐句送魏孔渊御史谪判潼川》《行路难》《悼亡(五首)》。李东阳《怀麓堂集》卷九十七有《集句录》和《集句后录》两组集句诗。邵宝《容春堂前集》卷五“集句”类收录了《不寐》《遇王参政汝言》《述怀》《有所思》《闻时事有感集李四首》《舟中怀李方伯惟诚集杜二绝》。朱诚泳《小鸣稿》卷八“集句”类收录了《拟刘文纲少参悼亡》35首。朱朴《西村诗集》卷下“集句”类收录了《古意》、《上巳日紫峡山人席上》、《拟少陵秋兴八首》、《仲春望日,予为社主,诸公有不赴者。是日无诗,且散去,雨中闷怀,因取杜句,继以唐宋人句,集诗九律,各志所感奉寄。诗皆人所习闻者,姓名故不列载》(包括《萝石隐翁时在禹穴》《石门秀师》《朴居柱史》《南野上舍》《勾溪外史》《西皋太守》《海村麾使》《紫峡隐士居峡川》《石林上人》)。王世贞《弇州四部稿》卷五十三“集句”类收录了《怀李于鳞戏集李、杜各一首》、《舍弟有投赠之作,叙致酸楚,余不能复续,漫集杜句酬之,凡十韵》、《自青州发明卿书有感》、《嘲俗子》、《戏集唐句示子念》、《彭城道中夜得上谷王中丞遗余成制锦裘,不知余尚未御此服也,走笔集古诗句为谢》、《怀肖甫鸿胪将之留都集唐句候之汉中》(2首)、《古意集古句》。

如果别集中的集句诗数量达到一定的程度,明人还会干脆将其列为一章。如黄佐《泰泉集》卷十为“集句”,收录了《秋怀集句四首》《集杜句题彩凤云龙卷送方公子行》《草堂别友人集杜句》《南雄返棹集陶句二首》《桂林雨中望诸葛亭有感集杜句》《草堂夜坐有怀梁南皋用韵集杜二首》《秋日集杜句寄山阴周给事》《草堂招汤处士民悦饮集杜句》《东流江水篇》《集杜句赠右溪伦子》《又赠青萝王子与伦子同行》《伦子席上赏菊观戏》《与李子同赋观奕》《出郭课野老为园》。又如张旭《梅岩小稿》卷十九为“七言律诗集古”,收50首集句诗。此外,该集卷六“七言绝句”附“集古”4首,卷七“五言律诗”附“集古”2首,卷二十“诗余”附“集古”1首。汪廷讷《坐隐先生集》卷七全为集句,共50首。

清代别集中的集句诗情况比前代更加多样。有的仍沿宋金元人的做法,把集句诗直接与其余诗歌编在一起。如顾太清《天游阁诗集》卷二有《既选宋词三卷,遂以词中七言句集为三十九绝句》,卷四有《前面既选宋词,集选中句得三十九截句,今掇其余,复成三十五首》,一共有74首集句诗。有的则效法明人,在别集中分出“集句”一类,如冯泌《东里子集正编》中有《集陶诗》若干首;但更多的则是在别集中分出专门的集句诗卷,如张晋《张康侯诗草》中有《律陶》《集杜》《琵琶十七变》各一卷;许周仁《稽古堂诗草》卷五为集句;李茹旻《二水楼集》中有《集句》一集;杨维坤《研堂诗稿》中有《律陶》一卷;汪沈琇《太古山房诗钞》别集中有《集唐诗》一集;饶春田《卧南斋集》中有《集杜》一卷。与前人相比,清人最大的创新是有些诗人将自己的集句诗作品附录在别集之后。如吴肃公《街南文集》附录了《律陶》一卷;叶奕苞《经锄堂诗稿》附录了《集唐人句》一卷;杨天培《西岩诗钞》附录了《集唐稿》《集杜诗》各一卷;耿沄《雪村诗草》附录了《集杜诗》一卷;邓显鹤《南村草堂诗钞》附录了《集杜诗》一卷;华嵘《味鲜集试帖》附录了《集唐人句》一卷。这种“附录”的方式使得集句诗卷与别集的关系非常有趣:其与别集编在一起,似乎仍可以看作是别集中的一个类别;可是既已被放在“附录”里,可见又不是别集的有机组成部分,似乎又接近于独立的专集。

3.集句诗专集。相对于总集和别集中的集句诗作品,专集当然是保存集句诗作品最集中的类别。专集的出现和流传,是在集句诗取得相当的成绩、达到相当的规模之后的产物,也是其更加受到作者和社会重视的明显标志。

北宋的集句诗人中,以石延年、王安石、孔平仲最为出名,可是他们的集句诗都没有结集的记载。到了北宋后期的葛次仲和林震,集句诗才开始结集。葛次仲的《集句诗》三卷与林震的《集句诗》七卷(一说为“二卷”)虽然今已不存,但见于多种记载,而且仍有少量作品保存到今天。南宋以后,集句诗专集的数量逐渐增加,仅保存到今天的就有胡伟《宫词集句》一卷,李龏《梅花衲》一卷、《剪绡集》二卷,释绍嵩《江浙纪行集句诗》七卷,文天祥《集杜诗》200首,张庆之的《咏文丞相诗》(附录在明本文天祥《集杜诗》后)等5人6种。此外,今有所谓辛弃疾的《蕊阁集》二卷传世,实乃明人伪书。详考见第四章的考证。元代的集句诗集亦有郭豫亨《梅花字字香》前、后集传世。

迨至明、清,随着集句诗创作走向高潮,集句诗集的数量也大量涌现。下面就以其中几个重要的门类为例来稍作说明。

(1)集杜诗集。胡可先《杜诗学引论》在著录了文天祥的《集杜诗》之后说:

文天祥之后,元陈岩有《凤髓集》、元□□有《春居集杜[原误作注]》,明金道合有《集杜》、杨定国有《辽警集杜》、万荆有《集杜诗》,清徐鹏有《集杜诗词》二卷、陈龙光有《集杜诗》一卷、张晋有《戒庵集杜》一卷、毛彰有《集杜诗》、金圣叹有《沉吟楼借杜诗》、王余高有《退庵集杜诗》一卷和《退庵北征集杜诗》一卷、王材任有《复村集杜诗》一卷、邓铚《北征集杜诗》一卷、车万育有《怀园集杜诗》八卷、叶亮有《集杜诗》、齐召南有《集杜诗钞》、李锴有《廌[原误作荐]青山人集杜》一卷、王霖有《杜工部诗集句》四卷、曹培亨有《集杜诗》、邓显[原误作献]鹤有《集杜诗》一卷、李旸有《集杜诗草》一卷、杨天培有《集杜诗》一卷、叶继雯有《集杜诗》、饶春田有《集杜诗》一卷、陈曦有《集杜诗》二十卷、戚学标有《集杜正续集》五卷、耿沄有《集杜诗》一卷、易生龙有《孤松亭集杜诗》、钱大昭有《集杜诗》三卷、刘景新有《偷闲斋集杜诗》四卷、刘凤诰有《存悔斋集杜诗》三卷、孔继鑅《集杜诗》三卷、周天麟有《水流云在馆集杜诗》二卷、孙毓汶有《迟庵集杜诗》一册、吴仰贤有《集杜诗附存》一卷、王以敏有《檗坞诗存集杜》、涨潮有《集杜梅花诗》、王子重有《尊道堂集杜诗》、曹孺岩有《集杜诗钞》、施学濂有《藕塘集杜[原误作注]》等。

这里所列的41种集杜诗集(包括现存和已经佚失的)里,除了前两种属于元代的作品外,其余39种都出于明、清人之手。胡先生所列已经不少,但实际的集杜诗数量还要多得多,仅以笔者所知,明、清两代现存的集杜诗集至少还可以补出南师仲《集杜诗》五卷(今存两卷),闵麟嗣《闵宾连集杜》不分卷,陈本《集杜少陵诗》二卷,李炤禄《律杜》一卷,梁同书《集杜诗》一卷,郑王臣《集杜诗》一卷,邵墪《集杜甫诗》一卷,韩天骥《云皋集杜》一卷,金品山《集杜》一卷,余成教《石园集杜》一卷,戴家政《集杜》一卷,王褧之《集杜》一卷,宋祖骏《律杜》一卷等13种。

(2)集陶诗集。明、清两代现存的集陶诗集至少有:王思任《律陶集》一卷,黄槐开《律陶纂》一卷,沈自南《沈子律陶》一卷,吴肃公《律陶》一卷,徐介(即徐坚石)《集陶新咏》六卷,李钟麟《陶轩集陶诗》六卷、《二集》六卷(缺三卷),杨维坤《律陶》,永宁《铸陶诗》一卷,李炤禄《律陶》一卷,朱森桂《集陶诗》一卷,徐其相《咏物集陶》,吴永和《集陶诗》一卷,王褧之《集陶》一卷,宋祖骏《律陶》一卷,蔡泽宾《集陶诗》三卷,爱新觉罗·载滢《一山房集陶》二卷,谢鼎镕等《三家集陶诗》一卷。

(3)集古诗集。明、清两代现存的集古诗集至少有:孙蕡《集古律诗》一卷,朱《集句闺情百咏》二卷,陈循《东行百咏集句》九卷(今存六卷)、《再和东行百咏集句》一卷,沈行《集古梅花诗》二卷(附录一卷)、《集古香奁诗》二卷,戴天锡《群珠摘翠集》五卷,施端教《啸阁集古》五卷,张吴曼《集古梅花诗》十九卷,张汉《留砚堂集古诗》,吕法曾《集古诗》一卷,乔亿《集古》一卷,吴镇《松花庵律古诗》一卷、《律古续稿》一卷、《集古古诗》一卷、《集古绝句》一卷,檀萃《滇南集古诗》二卷(一作五卷),邵墪《集汉魏六朝诗》一卷,蒋师爚《敦艮斋集古》,潘恕《双桐圃诗抄》(一名《梅花集古诗》)二卷,李寿萱《谷诒堂集古诗抄》初、续集十三卷,沈寿榕《玉笙楼集古诗钞》一卷,王祖荫《集古篇》一卷,张先棠《岭南集古诗卷》不分卷,廉泉《南湖集古诗》一卷。

(4)集唐诗集。明、清两代现存的集唐诗集至少有:夏宏《联锦集》二卷、《零金碎玉集》,余兆芳《集唐宫词》一卷,施端教《春江别曲集唐》二卷,黄周星《千春一恨集唐诗》一卷,张吴曼《集唐梅花诗》一卷,傅扆《渍槻堂集唐》一卷,陶季《集唐》一卷,陈煌图《集唐自述诗》二卷,张璠《当翠楼集唐》□卷(今存卷一至四及卷七),蒋嶟《集唐》一卷,叶奕苞《集唐人句》一卷,周金然《归兴集唐》一卷,杨为松《三唐集韵》二卷,徐旭旦《世经堂集唐诗词删》八卷,王材任《尊道堂别集》六卷(前部分是《集唐》,后部分是《集杜》),张叔埏《集唐》二卷,黄之隽《香屑集》十八卷,张恩闳《集唐诗》一卷,周梦华《鸿轩集唐草》一卷,逊志主人《逊志斋集唐梅花百咏》一卷,陈荣杰《集唐诗》四册,朱廷璋《西湖百咏(集唐)》,柴才《百一草堂集唐》九卷,王天庆《胡蝶集唐》一卷,顾夔璋《集唐诗》一卷,柴杰《百一草堂集唐诗附刻二编》四卷、《临川集唐》一卷、《西湖集唐百咏》一卷,李炤禄《律唐》一卷,杨天培《集唐稿》一卷,吴镇《松花庵集唐》一卷、《集唐绝句》一卷,姜忠奎《蕉轩集唐》一卷,顾夔璋《集唐诗》一卷,邵墪《集唐诗》三卷,张梦华《登黄鹤楼集唐》一卷,戚学标《鹤泉集唐》三卷,卓笔峰《百花吟》一卷,陆耀遹《双白燕堂集唐诗》二卷,钱照《集唐》一卷,徐献廷《集唐梅花百咏》,韩步鳌《集唐初刻》二卷、《集唐二刻》一卷,何钰麟《吟梅阁集唐》二卷,张声玠《集唐诗》一卷,程祖润《妙香轩集唐诗》五卷,石赞清《饤饾吟》十二卷,唐存一《静轩集唐诗抄》八卷、《补遗》五卷、《补遗续编》四卷,李应观《碧桃轩集唐》四卷,华嵘《集唐人句》一卷,周天麟《集唐诗抄》八卷、《集唐诗抄》一卷,奕《萃锦吟》八卷,沈韵兰《集唐诗》一卷,丁尧臣《集唐酌存》五卷,王以慜《檗坞集唐杂感诗》一卷,味莲氏《惜花怨集唐律》一卷,李廷璧《跨鹤轩集唐诗》一卷。

(5)集句咏梅诗集。明、清两代现存的集句梅花诗集至少有:沈行《集古梅花诗》二卷、附录一卷,杨光溥《梅花集咏》一卷,童琥《草窗梅花集句》四卷,洪九畴、程起骏《竹浪亭集补梅花集句》,张吴曼《集唐梅花诗》一卷、《集古梅花诗》十九卷,柳如是《我闻室梅花集句》三卷,王士祯《渔洋山人集句梅花诗》不分卷,涨潮《集杜梅花诗》一册,逊志主人《逊志斋集唐梅花百咏》一卷,汪麟《蔗亭梅花集句》二卷本(一为四卷本),葛璇《月我轩梅花集句七言律百首》一卷,徐献廷《集唐梅花百咏》,潘恕《双桐圃诗抄》(一名《梅花集古诗》)二卷和任瑛《梅花书屋集梅》一卷。

这些别集的大量出现,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集句诗发展的盛况。

总集、别集和专集是集句诗的基本保存方式。同时,《西清诗话》《李希声诗话》《蔡宽夫诗话》《后山诗话》《竹坡诗话》等诗话作品,也保存了少量集句作品,这在前面两章的作品考察部分里已有所表现。不仅如此,史部和子部也偶然记载了个别集句诗,如金王寂《辽东行部志》中记载:

丙寅[子],老兵至辽阳来,得儿子钦哉安信;又附葛次仲集句诗。亚卿平日喜作此,是亦得游戏文章三昧者。至于事实贯串,声律妥帖,浑然可爱,自非才学该赡,岂能自成一家如此。其《即事》云:“世路山河险,权门市井忙。”《田家》云:“雀语嘉宾笑,蝉鸣织妇忙。”《僧释子》云:“有营非了义,无事乃真筌。”《送别》云:“世界多烦恼,人生足别离。”又云:“寂寞怜吾道,淹留见俗情。”《晦日》云:“百年莫惜千回醉,三月惟残一日春。”《春望》云:“杨王卢骆真何者,许是紧张安在哉。”《寄死达》云:“举世尽从愁里老,何人肯向死前休。”《秋郊寓目》云:“不堪回首还回首,未合白头今白头。”其偶对精绝多此类,东坡所谓“信手拈来俱天成”者,亚卿有焉。

王寂记载的葛次仲集句诗联,尚没有被《全宋诗》和《全宋诗订补》收入,是值得珍惜的辑佚文献。又如宋方勺《泊宅编》载王安石《急足(一作走卒)集句》云:“年去年来来去忙,傍他门户傍他墙。一封朝奏缘何事,断尽苏州刺史肠。”这样的文献虽然不多,同样是非常珍贵的。

注释:原失去作者名氏,笔者已根据相关材料考订其为吴致尧。参见笔者《〈调笑集句〉作者考》(札记),发表于《文学遗产》2007年第5期,第88页。###(宋)曾慥辑、陆三强校点《乐府雅词》,辽宁教育出版社,1997,第1页。###(明)宋绪:《元诗提要》,影印文渊阁《四库全书》第1372册,第603~604页。###北京大学古文献研究所:《全宋诗》第25册,北京大学出版社,1995,第16368页。###(元)耶律铸:《双溪醉隐集》,影印文渊阁《四库全书》第1199册,第485页。###胡先可:《杜诗学引论》,安徽大学出版社,2003,第121~122页。#########(金)王寂著、张博泉注释《辽东行部志注释》,黑龙江人民出版社,1984,第62页。###(宋)方勺:《泊宅编》,中华书局,1983,第3页。

更多有关“集句诗的主要保存形式”的文章请阅读 » 《诗词研究
猜你喜欢: